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喜欢听小虫“吱呀吱呀”地低吟,那会让我感受到实在的夏天。停停歇歇的低吟声,仿佛是从记忆中不经意的散落下来的,而我仿佛依旧是那个女孩。可夏天却不再是那个夏天,我怎么可能还是那个女孩?曾经是已经逝去的时光,它的影像只会出现在短暂失神之中,所以说往事只能回味。

图片.png

上周闺蜜小聚,三人互相吹捧,说我们都还是第一次见面的模样。点了很多烤肉,甚至不同口味的都来了一份,我们还在抢着说想吃这,想吃那个。老胡接着又点了奶茶。最后,奶茶是喝完了,烤肉还剩下很多,都有点感觉对不起给我们烤肉的小哥。记忆中,我们都感觉应该是能吃完的呀!那剩下的烤肉和米饭告诉我们三,我们已经不是当初的样子,但我们还硬生生的将记忆停留在那里。

我们是什么时候发生改变的呢?我们又是怎样的没有注意到这些改变呢?那些往事是怎样一步步堆积成的呢?

下午看丰子恺的散文,其中一篇《渐》,我很有感触。先生说:“使人生圆滑进行的微妙的要素,莫如‘渐’;造物主骗人的手段,也莫如‘渐’。在不知不觉之中,天真烂漫的孩子渐渐变成野心勃勃的青年;慷慨豪侠的青年渐渐变成冷酷的成人;血气方刚的成人渐渐变成顽固的老头子。因为其变更是渐进的,一年一年地、一月一月地、一日一日地、一时一时地、一分一分地、一秒一秒地渐进,犹如从斜度极缓的长远的山坡上走下来,使人不察其递降的痕迹,不见其各阶段的境界,而似乎觉得常在同样的地位,恒久不变,又无时不有生的意趣与价值,于是人生就被确实肯定,而圆滑进行了。”

是呀,浸润在流年长河中的我们是渐渐发生改变的,正因为是渐渐,所以我们没有发现,没有感觉时间之水正在一点点往我们身体和精神上渗透。现在也就渐渐变成曾经,变成只能回味的往事。

似水流年滑过指尖,忙着工作,努力生活,根本没心思去捕捉每一个瞬间,等一切安顿好之后,便会感叹“时间都去哪了”。其实时间就藏在每一个渐渐中。

我们还容易在渐渐中迷失。哪个才是当初的自己?也曾天真烂漫,也曾血气方刚,也曾想仗剑走天涯。可惜风又飘飘,雨又萧萧,流光容易把人抛,终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时光有时候只是带来老的容颜,却带走了纯纯的念想。

我们可能一次次的被自以为是打败,一次次的掉进同一个沟里,在流年中固守,找着纯纯的借口,在寒风中飘零。终究不是渐渐惹的祸,只是要生存必须顺从,于是便发挥人类最伟大的能力,渐渐适应社会。因为是渐进的,便少了很多伤和痛。

也于是就有了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的说法。不知道是在流年中麻木了还是渐渐学会了和世界和解。我还想知道,在这治愈的过程中,那个当初的自己还在么?丢了自己会不会痛?

当在流年中不满,便会去回味过往,甚至去自动屏蔽曾经的不如意。是不是通过这种方式,便找到了曾经的自己,便不会痛?

幸好,还能有闺蜜,还能吃着烤肉喝着奶茶,然后一起说我们还是见面时的模样!

流年,总会有带不走的东西,正如夏日一如既往有虫的吱呀。

流年也会有馈赠。它的更迭,总会让人有新鲜感,让人感受到生命的跳动,让人感觉有希望有奔头。渐渐虽遮盖了流年的易逝,渐渐也会将希望变成果实。

无需为流年感伤,也无需对它抱有深深希望,它只不过是由渐渐累积而成的大段时光。而我们也只是会在空闲之时感叹和感伤下,流年似水。

一般情况下,流年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它只是一段没有开始和结尾的时光,我们只是在这之中沉沦的过客,能过好的只有当下,能把握的也只有当下。

让我们敲时间的钟,把回忆留在心中,把不愉快留在昨天,划今日时光的水,便不会渐渐迷失在流年中。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随缘而安,纵是尘土飞扬
苏ICP备2020056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