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因着天气的闷热难耐,一家人都在安静地午休。

或许是因着夏日的知了叫的太吵;又或许童心未泯的我总觉得好多有趣事的要做,不习惯午睡的我独自坐在后门口享受着穿堂风的凉爽,同时又拿出找来的一截树杈做着我心爱的小木枪。

七月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刚刚还是烈日高照,一会儿就看见天上白云高耸,远处渐渐发出哄隆隆的雷声,一群蜻蜓也压低着四处乱飞。

图片.png

稍有片刻云层就遮住了太阳,一时间凉爽了很多。

见天色渐暗,雷声也越来越近,我就急忙叫醒家人起来收稻谷。此时我也听见邻居们也都纷纷嚷嚷地叫喊着说快下雨了。一家人很快起来,铲的铲扫的扫,很快就把稻谷收聚在谷场的中间,因为中间是最高的也利于排水,父亲就拿块塑料布盖好再拿所有的工具压实才放心。

这时母亲喊着让我赶紧把所有的窗户关好,别让雨水扫进来。奶奶也焦急地敲着料盆把鸡赶回后屋。猪圈的猪也掩饰不住对凉爽的期待,在欢快地乱串。

不一会就天黑如夜,刚刚灼热的空气已被阵阵大风驱散带来阵阵凉意。一股猛烈的狂风夹杂着枯枝落叶卷起来扑打在屋檐上,几片不结实的瓦片被打下来啪啪直响,吓的我赶紧偎依在家人身边,似乎有什么大来临。

燕子自然知道即将来到的风雨,都早已纷纷回巢避雨,只有小燕子不知道父母的辛苦,个个张大嘴巴,似乎永远都喂不饱。

这样的天气我反而显得兴奋,这梦境般的景色让我忍不住又走出去,感受一下狂风的自由,幻想着让风带着我去梦和远方。

家门口一颗老杏树,被大风摇摆着掉落几颗熟透的杏,但因从高出落下大多都摔裂了,捡起时才现有好几颗都被那嘴馋的鸟儿啄了几口,真是讨厌。

尽管爷爷一直叫喊我回家,可我还是有几分不舍,只到突然出现的道道闪电,这才惊吓地捂紧双耳往家跑。几声炸雷声过后我就再也不敢出去了。

随即屋顶的瓦片、树叶、门口的铁盆,传来不同节奏的声响。沙沙声、咚咚声交织一片。地上的灰尘被硕大的雨滴溅起阵阵烟雾。随之雨滴的加快,这美妙的韵律不断加快渐而变得一片嘈杂,最后只有唰唰声一片。来不及流走的雨水很快聚集起条条小溪,最后又汇集一起流向远处的小河。

雨下的实在太大了。屋檐下父亲早有准备有盆和桶早也溢满,对这来之不易的“自来水”乞能错过,不一会儿家的水缸都已装满。

但雨来的快走的也快,不一会儿,天空并又晴朗如初,刚刚还惊魂未定的蝉儿也渐渐恢复它得胜的鸣叫。

远处,几只胆大的落汤鸡此时也从草丛里钻溜出来,抖落一声的雨水,又开始它寻寻觅觅的生活。家里鸡儿早也唧唧嚷嚷地争吵着要出来。一开门都迫不及待地飞奔而出。领头的花公鸡也不失领导风范,跳高处扑扑翅膀先打个鸣。然后再带着一群母鸡到处找吃的。而被雨水无情冲唰出来的虫儿却成了鸡儿争先恐后争抢的美食。

猪圈里猪儿此时更欢了,突如其来的凉爽让它们顿时想起了饥饿都嗷嗷直叫。但由于中午刚喂过,只得喂点野菜,以哄住它烦人的嗷叫声。

最欢的恐怕只有狗儿了,它早迫不及待地跑出去,小心翼翼的避开泥巴,它也似乎被刚才的响雷累吓的不轻,敞开腿先拉尿。偶然间看见地上被风摇落的幼鸟,兴奋在那围住捂捂直叫。

一切仿佛经过风雨的洗礼,空气透明清晰,树叶油光蹭亮,远处的高山在阳光的射下感觉如此的近。不经意间我竟发现挂在东边的彩虹。好大的半圆就这么如梦如幻隐现在空中,真是太漂亮了。与其总想去往彩虹的一头,好想亲自触摸它的美丽,可惜我不知道要怎么去才好,因为走的路实在太远了。

门口的大树枝被风吹断,父亲拿着锯子把它锯断;爷爷去谷场看看盖着的塑料布有没有被风刮跑;奶奶去鸡棚里找到几颗鸡蛋;母亲则借着闲遐时光,拿出未纳完的鞋底在一针一线地缝合着。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轻松写作,不再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