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一直有个想法,也可以说是明年的编排计划,准备创编一台北宋画家王希梦的《千里江山图》服装表演。

一定是剧目形式的,有故事性的内涵。

因此,这两年一直在查阅各种资料,研究王希梦的《千里江山图》。

王希梦是宋徽宗的学生,究其一生生命仅仅停留在31岁,在短暂的生命历程中,他是怎样的完成了这幅举世大作《千里江山图》的创作,是我研究的动力,当然也是好奇,更是敬佩!

《千里江山图》卷不是某一地的写生图,它囊括了画家王希孟足迹所到地域的景致,这就给我们仔细研究他生命短短三十多年中所见过的“世面”提供了契机。

如果按地域划分《千里江山图》,最南端的景致是闽东南沿海的仙游福建九鲤湖的双瀑和四叠瀑,以及该县菜溪岩相类似的三层佛塔,近景水际边绘有礁石,远景还出现了海市蜃楼的景象。再向西北则是到庐山、鄱阳湖一带,取景庐山外廓和鄱阳湖湿地及湖船、民居等。在苏州松江一带,取景小桥流水和诸多苏式建筑群落。在开封,将各类漕船、客船收入画中。

图片.png

需要注意的是,画中几个地域性景物的细节,距离开封越近的景物越清晰准确,距离开封越远的景物则时间越早,固然形象记忆会出现模糊。如画中运河的漕船和客船表现的最为精确,其次是苏州的长桥,再其次就是类似庐山和鄱阳湖的景致,最次的是福建东南沿海的景观,在造型上甚至出现了一些概念化的趋向。这是不是与画家王希孟在不同年龄段生活在不同地域的形象记忆有关?

从北宋闽东南到开封的“之”字形交通路线几乎可以把这些景点连接起来:从闽东南沿海向西北到达庐山、鄱阳湖,在九江顺长江到达今江苏镇江,沿大运河往南折返到苏州一带,而后沿运河泛舟北上至皖北入隋唐大运河再接汴河到宋都开封,王希孟有可能就读过亦或滞留过途中的某个书院。

王希孟三十多岁的一生所见所历,依照以上大概的分析应该大致如此。这里仅仅是根据《千里江山图》卷里画家所熟悉的景物和事物进行比较排比后所作的一些推理分析和判断,当然也许是我们后人的一厢情愿。思维方式相隔了近千年,物景的变化也是不可避免的。在这些的判断中如果还想进一步的深入推理,还可以根据王希梦曾经掌握的一些古诗词来进行的推断。

关于《千里江山图》卷的诗意,这就要提到宋徽宗对欲考入翰林书画院的应试者有命题作画的习惯,他喜用唐诗命题,尤其是爱出隐逸之句考学生的画意。王希孟也不例外。其所作《千里江山图》卷之命题恐怕也是来源于宋徽宗的“隐逸诗句”。

像《千里江山图》卷这样的超长巨幅手卷,所描绘的几乎是整个庐山大境,还包括长江口和部分鄱阳湖,查遍北宋以前吟咏庐山的诗词,与《千里江山图》卷画意最接近的是唐代孟浩然的五言山水诗《彭蠡湖中望庐山》(鄱阳湖古称“彭蠡湖”)。

“太虚生月晕,舟子知天风。挂席候明发,渺漫平湖中”。与“黯黮容霁色,峥嵘当曙空。香炉初上日,瀑水喷成虹”。等描述庐山一带景致的词句。

王希孟深谙此诗意境,读透至通,他并不是单纯地图解诗中的词句,在画中的“太虚”里激昂出“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的峥嵘气度,同时也铺写了一片在“天风“下“渺漫平湖”的鄱阳大泽。高山平湖在造型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显露出画家立足于湖畔仰观名山大川的角度,十分切合诗意。该诗是从晚间的月晕写到曙空再到香炉初上日的延续过程。画家几乎不绘宫殿建筑,有的是隐逸者的岩栖和崖居之趣,这才是最绝顶聪明的构思。画家在悬崖之间画了隐士的岩栖之地,在巉岩顶上画了文人雅士们的崖居生活。

可以说,无论是宏观感受庐山之大体大势,还是微观描绘诗中的细节,《千里江山图》卷均捕捉到了孟浩然诗的本质内涵和外在的形象要素。

《千里江山图》所描绘更多的还是孟诗的意境。像庐山雄秀的诗界,逸者放达的隐境。稍嫌遗憾的是,也许是王希孟尚年少,其艺术语言还不够丰富,线条尚欠勾勒之功,界画功底不足,行笔细弱乏力。更由于画家生活经验积累有限,出现如满载货物的船舶吃水很浅,风帆和舟船的运动方向似乎缺乏一致,人物活动缺乏组织和联系,没有中心码头等等常识性错误。然而,瑕不掩瑜,这毕竟是一个年轻人的初作,在他之后,古代山水画坛几乎没有一幅青绿山水画的气势和境界达到如此不凡的气度和高度,他已经将生活中的现实与理想中的虚幻有机地融合为一体了。

我一直非常的崇拜王希梦,是因为他尽管青春年少,但是他的观察能力与阅读理解能力却是老成的透彻的,格局之大心中之阔,是我们今人所不能企及的。这个年纪以短暂的毕生精力给我们后人留下了如此壮观气势磅礴的画作,讲述着千年前祖国山河的美好,没有时间的差异,如果拿着此图沿着王希梦的所绘一路看过去,会是怎样的景象?

也是我想创编这台节目的动力。

朋友们早晨好!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轻松写作,不再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