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回忆太深,握不住雪雨纷飞的流年,红尘可醉,拾不起潋滟春阳里落尽的尘寇,素裙飘逸,重逢处又是时光别过,如何去道别,一场轮回的离别,如何去等待,今生与来世的回望。风花已尽,谁掩红尘深河,空留,这世间的缘辗转无尽,时光疾如飞鸟,洪荒里去拟写的也只是一场梦里的江湖。——题记

26.png

折一朵雨音的温凉,去合拢风细碎的叮咛,寂静像胶着昏暗的灯火,而我的孤独是细雨静砌的尘河,宿落往事的潮汐,邂逅的终究只是烟落的萤火。记忆像是一场纷扬的大雪,穿渡过天与地的域界,期冀永恒的幻境,也曾是我途经华美的向往。

雨落下的时候,伸展的思绪漾起细碎的涟漪,当忧伤游走的笔锋,放逐于字里的流年,于时光的足音里,只将心事抛掷于慌乱的冷漠。穿过回忆狭长的幽暗,深匿于血液的回响,是涤落尘埃的清泪一滴,执子入局,那些流年里蒸煮的忧伤,如指间一径流走的甘霖,缓缓抚过………………那风声静寂的心底,已是未雪的隆冬,曾留住了这春水里的来舟,也在软尘浮云间倾尽了三千颜色。

天是这样的蓝,晦涩的心已沉溺的太久,等一朵花,莞尔的落入眸中,沉眠白昼的星光,像鸟儿长夜里飞过,未惊一幕湖蓝,等一场雨,润泽过心底的荒原,阳光与风的邀约,也总有诗意的葱茏,自沉寂里重生破茧。花未成朵,半抹桃红初结,风的裙袂还未曾轻倚夏梦,落影青篱的一袭蝶衣,依然是桃花灼眼的明媚,风扬蹄缓缓,漾漾春波中揉弦而歌的一页诗行,已然是颖然长馨的清尘暖梦。紫璃落行,烟萝一眸,尘埃里流淌的岁月,犹有暖意的丰泽,照亮一切流经的喜悦,风掠过初春的凉意,轻捻的一叶青痕,在雨的脚步里,也有了水的灵动。

黄昏穿过水流,苍峦尘事,隔断了你来时的路,风吹起时,我的等待是那么安静,无边的孤寂奔袭而来,勾画黑夜的暗影,空洞得像鸟群飞过的天空,敛收旧年的光阴,从不曾迁徙,记忆暌违已久的伤,像回流的泪滴,静静的穿过灵魂每一处疼痛的缝隙。命运的庇护,终究是不够虔诚,一出倾塌于戏里的繁华,早已淡褪了门楣上画尘的朱红。

春已摇曳,我仍雪埋心殇,情感早已走丢了缘份,一秒微甜的忧郁,检视着爱里的得偿,当热泪滤洗过那些遗憾和眷恋,袭入心底的痛,似筑于寒冬的冷,一步步踱过我生命的春天。黑夜未逐,谁与我共赴迷途?循墨落笔的思念尚不知返,主宰黑暗之域的夜已沸腾而出,静听脉搏的悸动,捕捉着隐秘的不安,心滞留的脚步,滋养着无端的猜忌,无力回握的温度,太过滚烫,当一切都无法回头的时候,决绝的,只是呼啸而过的时光。

一花落殇,衣袖边绿深成墨,爱不过繁华一场,散尽的流光飞羽,也足够美丽成一刹的花火,一颗心终至静默,灯火不熄的回忆里还有着谁未醒的梦境?当年华,寂若花痕,当日月从心底流过,那一段老去的故事里,找不到开始亦没有了结局。若所有的等待,只酿作私藏甜言的情话,萌动过的心事,却难卜一卦陈酿往生的爱意。水墨褪色的记忆,如一季寒冬的花事,那埋藏于尘埃的低语,都曾是时间迢遥的万水千山。

爱在心底生长破土,风一般的记忆又吹向哪里?忧郁是淤积的泥沙,怎一个不经意,就沾染了清晨的雨滴,无处栖息的渴望,一如,飞翔的鸟翼,在夜雾与秋风之间掠过,隔着岁月静默的深眸,踱走荒野的是我的望眼欲穿,你是末世的途客,你是旧年的花殇,你路过我的心头,又埋进逸雪的清尘。

当命运的暗河分割了生死,肆意决堤的泪,终无法回暖一份情感的善始善终,隐秘在蚀骨黑暗里的隐痛,却贪求日盛。当思念滚动的血液,穿过生命冰冷的荒原,无处安放的悲伤早已回绕成河,一层层剥离的痛,总要历尽那一程宿世变迁的往生,那魂梦里命定的羁绊,却仿佛,是注定不会抵达的遥远。是夜酌饮的悲喜,只若锦上滑过的丹彩娇花,曾那般的丰盛不败…………………布下的劫,只是一场交付与因果的命数,也许,所有不肯舍弃的贪恋,只是苍白隔绝的世界,所有灌入的绝望,喂养的只是逐一沸腾的孤寂。穿越明暗轮回,不能放生的念,像潮水日日往返,喧嚣的暗涌,挨不过时间的炙烤,也终将被绝望劫掠一空。

用你的安静,搁浅风的远游,不断攀升的渴求,是那么纤弱的回响,穿过涌动的人群,那属于自己的寂寞,如青苔上浅落的雨滴,侵占密布的足音,也仅仅是一眼间俯瞰的向往。悲伤,从不是掩隐偏执的场景,那些沧海桑田的诺言,从花幽山月到雪漫长天,抵御脆弱的歧途,也终究走到了两败俱伤,且让悲喜演化各自的命途,只待时间,偿回一颗心慈悲的因缘。

生命就像一条蜿蜒的河流,躁动与喧哗的声浪远去,那山风静寂的孤独,都曾在时间的荒漠中照尽一切的卑微。凝结的露水赶往白昼的来临,等光和影穿过碎念的枝叶,一念方寸,仍回映你独看的苍穹。鸟儿再一次飞过了河面,天空已低过群峰,又想起你微笑的脸庞,如云霄重生的湛然,曾照亮一个人凝望的黑夜。

望断荒凉的白昼尽皆凋亡,一样的月光轻舟而归,记忆的线在掌心重新纠缠,追逐的光影早已染旧了流年,若翻过扉页的思念只浅尝辄止,墨上的泪可否卸下无休的羁绊?

沉默是垒积的寒冰,想念依然流过了血液,当岁月走过初春的雪与往事,遗漏的结局如何转变,爱的回忆也奢望着,让情感落下的句点,回归平静的水域。当灵魂的碎片在河流的黑暗之中汇聚与交织,我在哪里?你又在哪里?亡落的时间已支离破碎,你深望的眼,又醉别春秋几季?你离我太遥远,像风逗留无序的流浪,我终究是爱你的,眼泪浸泡的沉默,也能听得见你的呼吸。记忆回溯到原点,不再逞强的心,已深陷囹圄,有没有看见,耗尽的勇气,还有着我们曾经天真的模样,沉默下,也有泪与泪之间层层的冰川。

北风里挨挤着南雪,等待都被抽离成相思的白发,我还颓然伸出手哭的声嘶力竭,还是任记忆如岩屑破碎崩落,所有的黑暗与喧嚣都没有归处,吞噬,依然全无防备,咄咄逼近的一滴泪啊,在琐碎中熏蒸着千头万绪,那迷失的眼里,看不到你爱我的样子,诺言不曾遗落,纸墨间偶尔交织的碎语,可曾掩抹尽淋漓的爱恨?盘踞在心口的一道道血痕,湮没无音,那一滴心底的泪,是否也有层叠遮掩的至深。

泪,流过眼眸,心是干涩的土地,看这世间的花落,涕泪滂沱,岁月碾碎的记忆,尽是匆匆,那些以往的冷暖都会被时间收割,若此生还能相守,若来世还能重逢,谁又会去追问,这一程山重水复,是否已再无牵无绊?密叶之中藏起的心事,无声无息,温温舔舐的梦,正飞掠过清晨湿润的泥土,画一叶柳语萧萧,等春天的故事重新敷上最华彩的段落,等褪色的风景渐渐聚焦在四月的镜头,而我,只背靠在光阴的一角,于云卷云舒间,看河流重又回来,看花开在云外,看尘缘若水生灭于波澜,看日月交替而过,安然静候着天荒地老。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随缘而安,纵是尘土飞扬
苏ICP备2020056257号